Where are you this moment?
only in my dreams
You're missing, but you're always a heartbeat from me
I'm lost now without you
I don't know where you are
I keep watching, I keep hoping
but time keeps us apart

Is there a way I can find you
Is there a sign I should know
Is there a road I could follow
to bring you back home?

Winter lies before me
now you're so far away
In the darkness of my dreaming
the light of you will stay

If I could be close beside you
If I could be where you are
If I could reach out and touch you
and bring you back home

Is there a way I can find you
Is there a sign I should know
Is there a road I could follow
to bring you back home to me?

                                                         -- If I could be where you are


 



天上的星星,如同地上的人們,哪一顆星子,是你呢?我在地上,想著天上的你。


 



正跟美國聯線通視訊會時,「嗶、嗶」手機的簡訊發出聲音 -- 「我跟朋友在喬5/31-6/2 去奇萊南峰、南華山,小毛有空有興趣嗎?目前醜男兩枚,我5/30開會到3:00pm,下午4:00出發。」…..最後四男二女去,大家臨時機動性非計畫地匆促出發,請假在前二三天就走了。


 



 



生活如同一場由生到死的一座木棧吊橋,由這點到那點的遊戲,我就在這吊橋遊戲裡。人生是一堆盡不完的責任及義務,是一連串無情的刺激和打擊。請問生活的意義是什麼?人生的本質是什麼?生命的價值是什麼?


 



 



生活生命裡,我們必須學習如何「休耕」-- 啟動身、心、靈自我療癒的方法。「休耕」並非立刻放下所有的一切,什麼事都不做。而是強迫自己在空檔裡,抽出時間,全然不理會工作、事業、家庭、或個人的人事物,而從事「與世無爭」的活動。


 



它可以是赤腳走在草地上,躺臥在山中的岩石上,或在黑夜裡看著滿天星辰,是一種解脫,一種自在,更是一種恬靜,也是一種自己的獨處。



 




身為人,有時像是一隻隻迷途的小羔羊,在森林山裡迷路了,找不到回家的路。但,上帝未曾離開過我的生活,他引領著我,一步一步回到「聖靈之家」的路。


 



我是蒙受恩典的,我的身體也是蒙受健康及祝福的,我在每日的生活裡都是蒙受恩典、喜樂及平安。以真誠的心降服在祢面前,開我心眼使我看見。以感恩的心領受生命活水,從祢而來的溫柔謙卑。


 



 



「祂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祂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詩篇23:2,3)


 




你可曾思考過,上帝在教導你控制你的情緒…祂在鍛煉你…



人雖然可以選擇許多路,但不能同時走兩條路。


 





人生的山徑路上,有些路是你必須自己一人獨行,誰都無法幫你走,即使是你最愛的人。父母、夫妻、情侣、伙伴、朋友,都不行。所以,你必須學習有些路自己孤獨而行。


 




我們一行六人,走向我們自己的生命高峰。有藍天白雲、伙伴笑聲、情誼扶持、天地同在我相信,上帝總是會給我們美好的回憶,我也相信「你」一直都在我身邊的。



 




來!讓我來告訴你,那個方向就是有名的黑色奇萊主北。



你瞧瞧!在那雲霧裡的露出的山巒,就是能高山峰,再過去那片大草原就是能高安東軍。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登山是考驗人性的最佳好時機,尤其是在愈困難惡劣的環境下,人性就表露無遺。我一直相信人性中那份真、善、美。那怕只是小小的一個動作,都代表著人性中那份純真的善心。


 




在行進中,伙伴們的互相鼓勵扶持打氣,讓大家的心更接近了。伙伴說:「小毛,我已好久沒有這樣笑到肚子快破了,肚子痛了,好久沒有跟你一起爬大山了。」好友告訴我:「小毛,感謝你,二年了,我也好久沒有這樣開懷大笑了,有你在總是有許多的歡笑。」


 



「小毛,你的精、氣、神慢慢回來了,我看到你的努力加油。現在你只是體力還不行,你一樣帶給大家許多的歡笑,有你在,就有許多的歡笑快樂。我們的小毛會回來的。」


 



 


其實,有時你們也像我的貼身護法一樣,體力好的背著重裝,輪流陪著我。第一天14 公里的重裝到天池山莊,我體力有點不行。我怕拖累伙伴,要伙伴先走上天池山莊,再讓健腳的伙伴下來支援,我慢慢地走。健腳的伙伴說:「小毛,不要逞強,我知道你很能忍,讓我幫你,幫你會讓我有成就感,原來我還可以幫小毛。」


 



 



天池山莊已建好了,我們在開放第四天,就前往。只是很快山莊滿了,我們仍住在帳蓬裡。其實我喜歡住在帳篷,不會受到干擾,也許住在國外住久?也許有時喜歡人少?也許喜歡在星空下?



 



深夜在海拔標高 2860 公尺,我一個人佇立在黑夜裡,大地一片寂靜,陪伴著我的是滿天的。天池山莊十點燈光全熄了,天池山莊和所有帳篷裡的登山客們和伙伴,也全都入夢鄉了。


 



我卻獨自一個人在這黑夜冷冷的滿天星空下想著「你」,我從來都不怕黑。我可以自己一個人在黑夜的森林山徑行走,可以自己一個人在荒野曠地過夜,也從來不怕一個人跟黑夜中的自己獨處。因為我知道,在黑夜獨處中,我才能感受到「你」仍還活在我內心深處裡。



第二天,我們一行六人要爬上奇萊南峰和南華山。這是我第四次來,我們有時要涉溪。



有時要爬升上那高峰,湛藍的天空朵朵白雲總是無私地陪伴著我們。



有時要穿越比我們還高的箭竹林....。



三年前回台灣,與一位伙伴兩人背著帳篷來看這台灣最美的青青大草原。三年後的今天,我又來了。嗯,五月初,因為山路坍方嚴重封山,五月底我真的又來了。感謝主!


 


這最美麗的大草原,我一定還會再來。人,要適時地學習讓自己放空,學習讓自己回到原始孩童的心,學習回到大自然的愛裡。只有在愛裡,才可以那樣地從容自在與天真無邪、滿足地微笑著,且活在恩寵裡。

 




愛,不是佔有對方,也不是強迫對方與自己同在;而是因為你的愛,放下自己,臣服於愛,臣服於存在。以「愛」活在當下的每一刻。



 




相信自己有福氣,但不要刻意擁有。相信自己很堅強,但不要拒絕眼淚。


愛人、 愛生命、愛大自然,心中有愛的人有福了


宇宙、萬物、生靈、人類,都是受到祝福的。


我出生在恩寵裡,生活在恩寵中,終有一天也將在恩竉下死亡。


每一天、每一刻,我都是在蒙受神的恩典祝福。


 




請問你有多久沒有仰望天空了?請問你多久沒有看到這浩瀚天地之濶呢?


 



你是否遺忘了些許生活的真善美?你是否太忙了,忙到忘了看看自己是否變了,自己都不知?讓我來告訴你,你指的地方是什麼地方?那是「天堂的地方」。


 






起風了,嗯我一直很喜歡有「風」的音律。喜歡風切聲、風嘯聲、風嘶聲,更喜歡風吹過臉龐,感受他的溫柔。也許有時他是寒風刺骨,但仍不減我對他的喜歡。


 



如果沒有風,就由自己來起風。我們不能造風,使風隨意流轉,但我們卻能揚起船帆,使風為我們效力。




也起霧了,風大霧大,我也喜歡在霧裡看這個世界,如幻似真。人世間有時是很簡單的,是人把它想複雜了。最簡單的最好,原來我們最懷念的東西,也是最簡單的東西。





生命裡,總是有許多人為你留下美好的回憶相片。咔嚓聲不斷,拍下你,你也拍下我,我們都在為彼此的生命相簿本留下些許的記憶,未來當開啟了生命相簿本,才知原來我們還有重疊的那一段記憶。


 



笑,全世界跟著你笑;哭,就只有你自己哭。但,記得擦乾眼淚,仍要抬頭勇敢向前走,向前看。


 



把身段放低,妳才知道,原來還有比妳更苦,更可憐的人。妳憑什麼喊痛?憑什麼喊苦?憑什麼….?妳己擁有上帝的愛了,妳已蒙受上帝恩典滿滿了!你破碎的夢…要因著上帝轉為一個更美的盼望…


 




學會放下,許多人註定有緣無份。學會放下,在落淚之前轉身離去。學會放下,將昨日甜蜜埋在心底。學會放下,才能騰出手掌握美好。學會放下,才能活出另一段精彩人生。


 



生命裡總會有不小心滑落跌倒受傷了,最好的選擇,就重新站起來,繼續向前走....。我一定會重新站起來,為了「你」。不管是否有陽光照耀,我依然美麗;你讓我明白愛你 ,就是愛我自己。你讓我學會珍惜生活裡的點點滴滴。我一定會再站起來的..


 




世間的好與壞,幸與不幸,快樂與痛苦,常常是一體兩面,一念之間的轉換,就呈現出截然不同的世界。




我未曾擁有過任何一樣東西,也未曾失去任何一樣東西。


 




第三天,也就是 六月二日星期日 ,在回程時,前面的四位伙伴走在我們很遠的前方,我和馬來西亞的伙伴,則走最後。我們過大崩壁時,剛好地震,地上搖晃,伙伴喊了一聲:地震。接下來,我耳朵聽到轟轟聲,山頭落石,且陣陣塵土往下崩,我本能反應,大喊:「Alex,快跑。」


 



過大崩壁時,只有我們這一隊,前面的四位伙伴,已通過3/2 的大崩壁。由於背重裝,也可能有點驚嚇,快跑時,右腳踝扭到了,腫起來,看了醫生已消腫,也無大礙了。


 



我說過:「大自然很美,美的時候,像天使;可怕的時候,像魔鬼,不可掉以輕心。」



生死有時是在一瞬間,在行駛高速公路時,也許伙伴太累或是晚上看不清,要從內線切到中線道,與一部車撞上,碰一聲,好大聲。我就坐在右側,James 坐在後座右側,車流量很大。千鈞一髮,碰撞之後,兩部車繼續行駛在高速上。感謝上帝,我們都平安了!


 




曾經看過一段文章:「山頂其實什麼也沒有,只有高風悲旋、藍天四垂。我所能看到的,只有我自己,只有被置於天地之間的渺小感。在那一刻,我忘記了所有的驕傲與滿足,並為原來的自以為是感到羞恥與不安。哦,原來,山的最高處是一無所有。


 



生有涯而知無涯,我們對世界的認識是一個圓。圓內所容有限,而圓外空間卻無限。登高望極之後反觀自我,方知天地無邊而人獨小,自命不凡只是淺薄之行罷了。」


 



我從來沒有要征服任何一座山,我不敢。其實是「山,征服了我,擄獲了我心!」與山的痴情相巒,已到了不可自拔地步,如同與「你」的痴情相巒。山,在那裡;你,就在那裡。你在天,我在地。我愈爬愈高,我想離「你」近一點。



 





 


感謝上帝給了我們美好的三天三夜奇萊南峰和南華山的高山之旅。感謝這群伙伴們的互相扶持與共患難,也感謝上帝,讓我們都快快樂樂登山,平平安安回家。感謝主,Amen.


 



 


此刻你在那裡?
僅在我的夢中
你消失了,但我依然感覺得到你的呼吸
沒有你,我迷失了
我不知道你身在何處
我一直都在凝望著,我一直都在希望著,
但時間讓我們分開了

有沒有辦法讓我可以找到你
有沒有訊息讓我可以知道
有沒有一條路可以能找到你所需走的路
並可以帶你回去?

那個冬季中
現在你已遠去
在我夢中的黑暗
你將保留著那道光

如果我能靠在你的身邊
如果我能在你在的地方
如果我伸出手就能觸摸到你
並帶你回去

有沒有辦法讓我可以找到你
有沒有訊息讓我可以知道
有沒有一條可以能找到你所需走的路
並可以帶你回去?


 



後記註明:

▲第二天我從奇萊南峰、南華山回到天池山莊,我為了拍下美麗的雲海,我衝到二樓的觀景台上,低頭往上走,與一位登山客擦身而過。沒想到,這位斯文書卷味的登山客,卻是曾經讀過我的部落格,感謝他提起勇氣,告訴我。也與他在台灣的高山上不期而遇。我們彼此伸出友誼之手握手,也彼此拍照。這位許先生,我拍了不少你的照片,如果你想要照片,請你私下回應我,我再把照片寄給你。感謝你的熱情,也感謝你來與我相認。也許我們又會在台灣那個山頭不期而遇!由於第二天我剛從南峰與南華山下來,所以匆匆回帳篷,也沒有與你多談。不管如何,仍是感激你。有緣必再相逢!


 





回程的山路,由於我會暈車,所以山路由我開車駕駛,落石不斷,咂了不少車。交通阻塞,出動了警察,記者也到現場,等到平安到埔里吃晚餐,每一個人的電話不斷,同時也換手讓男伙伴開。感謝所有關心的朋友伙伴們。小毛謝謝你們! 


 




小毛 於台灣六月天 (好久好久沒有過這麼熱的天氣了)







全站熱搜

小毛 - C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