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think you own whatever land you land on
The earth is just a dead thing you can claim
But I know every rock and tree and creature
Has a life, has a spirit, has a name
You think the only people who are people
Are the people who look and think like you
But if you walk the footsteps of a stranger
You'll learn things you never knew you never knew

*Have you ever heard the wolf cry to the blue corn moon
Or asked the grinning bobcat why he grinned?
(Or let the eagle tell you where he's been)
Can you sing with all the voices of the mountain?
Can you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Can you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Come run the hidden pine trails of the forest
Come taste the sun-sweet berries of the earth
Come roll in all the riches all around you
And for once, never wonder what they're worth
The rainstorm and the river are my brothers
The heron and the otter are my friends
And we are all connected to each other
In a circle, in a hoop that never ends (*)

How high does the sycamore grow?
If you cut it down, then you'll never know

And you'll never hear the wolf cry to the blue corn moon
For whether we are white or copper skinned
We need to sing with all the voices of the mountain
We need to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You can own the earth and still
All you'll own is earth until
You can paint with all the colors of the wind


                      
                                                                                   ---  Colors of the wind (Vanessa Williams)





如果說,風是有顏色,那五月的風是什麼顏色呢?


 



 


五月的一個有風的週末,Mike 相約帶我們去爬山。本要和 Dinae 的同事一起去,連最後 Catherine 說要去的人,也因為工作太累,臨時取消不去,想利用星期六好好休息。


 



女生都不能去了,好吧,就我代表女生去了。一早先車子開著去 Mike 家接他。


 



 



Mike 在老美朋友群裡,算是比較不高的,約168cm,他在大學學生時期就很愛爬山。戴個金邊眼鏡,總是面帶微笑。最喜歡他那一付好嗓子,說話特別有磁性,斯斯文文的他,爬起山來,可是一流的高手,真是人不可貌相。如同,有人看到我,根本看不出來,我也很愛爬山,且爬的山可不少。


 




 


車子一路往波伊西Boise 北方的方向開去,山徑彎曲,北風吹得一樣很冷,雖是五月了,但仍感覺風吹起來,冷。因為海拔高度高。山區的溫度是不同於平地的溫度的。


 



 



在登山口,碰到一位狩獵人,穿著迷彩裝,和手持望眼鏡,以及長獵槍。我們與他閒聊一下。


 



 


Idaho 是有許多的人煙罕見荒野之地,有許多的野生動物

我們很幸運看到一隻狐狸嘴叨著一隻野兔,大遙大擺的從我眼前走過。



 




 

我們一路跟隨著 Mike 的步伐走,一路往上走。


 



高山的枯木,如同守護大地的使者一樣,不離不棄,永恒不變與大地同在。

 



加油呀!你們落後了。

 



 



五月中旬了,山上還是積著雪,愈往高處爬,雪積愈多。


 





我抬頭仰望著,真是辛苦我了。



 


 



由於地形的關係,每一個大岩石,都有它不同的特色。膲!這像不像我最愛的青蛙王子,超可愛的。很想走過去親它一下,可不是開玩笑,這雪地可是結冰的,會打滑的。


 



 


嗯,我可要跟上前面的伙伴們,不能貪玩。傍晚還要趕回Boise,因為還有聚會去另一群朋友家吃飯。


 



 



我們就是這樣一路冰雪陡上爬上來,真的要小心。Mike 指向遠方,告訴我們,那個方向就是鋸齒山脈 Sawtooth Range。我在鋸齒山脈 Sawtooth Range 探過不少高山湖泊,每一個高山湖泊都很美,四月底曾帶了朋友們一起去爬鋸齒山脈 Sawtooth Range ,可是因為山上雪仍太厚,到大腿,山路不通,只好撤退。


 



 



終於爬上一個山頭,只是雪仍積很厚。有雪不怕,最怕雪結冰,尤其又是陡上陡下,一打滑,就一路滑下去,是要說:「bye-bye」了。


 



沒想到五月中旬了,冰雪仍讓我難行。沒有穿冰爪,都要靠很好的平衡感,和腳力一路挫冰,讓每一步都能踏穏。每一個人都要各憑自己的本事,自己走了。


 



真是印證了古人說的一句話:「如履薄冰」。這還不是薄冰,是厚冰ㄋㄟ。


真是沒事找「罪」受,自討苦吃。


 



 



但我說過:「人生有許多的事可以做,有許多的夢可以追逐,只是每一個人想做的事不同,想追逐的夢也不同。


雖是自討苦吃,卻仍是一種「享受,快樂」。


是找「罪 Sin」受嗎?


在聖經裡,我們本就是「罪人」,那叫「原罪 Sin」。


你懂嗎?懂也好,不懂也好。


 




 

雪,在陽光下呈現不同的光影,很美,像雪浪一樣。


 



 



造物主,總是給了我們許多美麗的紛繽色彩,雖仍只是單一色彩,卻仍是一種美。


 



 



每一個人都要用自己腳步走自己的路,因為這個足跡必須要自己留下,誰都不能幫誰走。



 



 



仍是一路往上攀爬,只是必須在一個一個比人還大的大岩石上手腳並用攀爬。



 



終於又攻上了一個山頭,給自己按一個讚!


 



上山容易,下山難。一邊是陡深的崖,一邊則是陡峭白雪覆蓋。

 



平衡感要好一點,手腳要俐落一點。是平衡感好,是手腳俐落。

 



但,一腳下來,仍陷入冰雪中,還要小心打滑。





 



 



呵。。現在則又陷在巨石林堆裡,要穿過比人還窄的石缝裡。要懂得狗爬式,要把背包懈下,才能攀爬過石缝。



 



別回頭看了,愈往下看,愈害怕,快快跟上。


 



我說過:「我不是特別愛拍人家的屁股,實在我是迫於無奈呀

 



 



我們終於爬上最高點7500ft。享受著360度的遼闊視野,遠方的山頭,白雪皚皚覆蓋著,站在這裡,仍是雪地一片。風吹著很冷,但在太陽下,仍感受風的輕柔。


 



 



準備撤退了,Mike 回頭看,大家都有跟上喔!


 



這是路嗎?唉喲!

 




 



原來爬山,也可以像跳舞一樣。呵,其實是一路陡下,又在路跡不明的山徑上,所以每一步都要小心謹慎。



 




還有多遠呀!



 







Mike 認路的方向感真好,找到路了,平安回到登山口停車場。



 


 


有三個老美登山客,已下山了。他們的裝備真是齊全,冰爪、繩索、冰斧…..,連背包都是高檔的。
 


 


感謝 Mike 領著我們。要趕回Boise,還要開二個小時的車程。我手握著方向盤,放著我喜歡的音樂,哼著曲子。


 



 


Mike 坐在我隔壁,我告訴他,閉上你的眼,好好休息,我開山路是一流的,安心睡一下。


 



 


車上的伙伴們,全都漸漸地意識模糊進入他們的冥想世界了。


 



 


我放上輕柔的音樂,眼睛則望向遠處群山,風一樣輕柔著吹著。


 




跟著「風」走。


 



風的顏色

你認為可以擁有你踏上的任何一塊土地
大地是死的,你可以聲明所有權
但我知道每一塊岩石、每一棵樹和每一個生靈
都有生命、靈魂和名字
你認為真正高等的人類
是外表、想法和你一樣的人
但如果你跟隨陌生人的腳步
你將可以學到你從來不知道的事

你可曾聽過狼對著藍月嗥叫的聲音
你可曾問過微笑的山貓為何而笑
(
或讓老鷹告訴你牠去過的地方 )
你能否隨著群山的聲音歌唱
你能否用風的顏色來作畫
你能否用風的顏色來作畫

到森林裡那些隱藏在松樹下的小徑奔跑
品嚐大地上充滿陽光甜味的野莓
在你身邊豐饒的大自然中打滾
絕對不要懷疑它們的價值
暴雨和河流是我的兄長
蒼鷺和水獺是我的朋友
我們彼此心手相連
連成一個無盡的圓

楓樹能長到多高
如果你砍倒它,那你永遠將無法知道
你將永遠聽不見狼對著藍月嗥叫的聲音
不論我們的膚色是白色或古銅色
我們應該隨著群山的聲音歌唱
我們應該用風的顏色來畫畫
你仍可以擁有大地
你將所有的就是大地
你可以用風的顏色來作畫



後記註明:


這些照片拍的不好,全都是用小DC拍的,不能用單眼大砲拍,因為命要顧呀!就請大家加減看。




 

全站熱搜

小毛 - C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