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星期六  Ganssee  載我去台南火車站坐往北上區間車,我9:30 要與阿信他們會合。我提著簡單的行旅,背著背包,坐上區間車,許久許久已經沒有坐火車區間車了。在南台灣火車行駛著,一站一站的小鎮,讓我感覺南台灣的純樸。


 



 


一下南靖站火車站,看到阿信、小蚊子、阿謙、小芳芳、順子、茹、Amy 他們一早在新竹科學園區管理局集合,就一路往南殺下來,在南靖火車站與我會合,大家太 High 了,全都抱在一團,也為了我安排了二天一夜的美食文化團,因為他們說,這次我是「最大尾 」,真的感謝這群可愛熱情又貼心的伙伴們。我遠在美國時,你們都早為我安排好了,讓我感受你們熱心友情的美好。小毛真的感謝你們!


 




 


1219第一天(星期六)


二部車開往阿喜台南家,把行旅放下,再去接段爸。這趟他們大家為了我再南下,見最主要的靈魂人物段爸。他們常常把去那裡爬山,去那裡Happy,都會寫 mail 跟我分享。就次因為段爸,吸引我。我已經好久好久好久沒有抱到爸爸的感覺了。我寫mail 告訴大家:「小蚊子,我可不可跟你借一下爸爸,你爸爸可不可借我抱一下。」結果,一堆人全回了我 mail,大家的爸爸都可以借我,也可以借我抱,小毛愛抱多久,就抱多久。「唉!養兒女沒用,沒有經過老爸同意,全都被兒女們出賣了,問也不問一聲。」。


 



 


小蚊子還說:「小毛,抱不夠,我可以借抱,頂替段爸。」哈!馬上被一堆女生劈了,尤其小芳芳:「死蚊子,不要借機吃豆腐」。這對真是寶,又愛吵架又愛逗嘴又愛在一起,上輩子一定是兄妹,感情又好的不得了。旅途中,有他們真是歡笑不少。


 




 


段爸,真的好可愛,好慈祥,尤其那道白眉毛,笑起來,真像土地公,眼睛瞇成一線。我老爸比段爸年輕,卻離開人間了。在這裡祝段爸長命百歲,永遠平安、健康、快樂。小蚊子,謝謝你把爸爸出借。


 



 


我們今天的第一站是台南縣後壁菁寮老街與聖天主堂,這是1960 10 18 ,由德國名建築師哥特佛萊德、波姆(Gottfried Bohm)所設計,他是 1986 年獲得建築界最高榮譽的普立茲建築獎得主。教堂的神父是一位法國人,又用台語跟我們解說所有聖天主堂的歷史文物,這間天主教堂是以募款方式所建的教堂。


 



 


這是以三角錐體的金字塔造型和金屬鋁板的建材而建蓋的,是這個小鎮很明顯的地標。教堂建物可分為四部份:鐘樓、洗禮堂、聖殿、聖體宮,都是陡峭角錐尖頂造型,傳說靈感來自於農田間的稻草堆;四個頂尖處各有一代表性的飾物:雞、鴿子、十字架、皇冠。


 



 


我們跟隨神父與幾位教堂的姐妹,走進教堂內。這座教堂有點老舊的滄桑之感,就我個人來看。但是,西式的建築與鄉土的擺設,仍然和諧地融於一體,結合了中西的不同特色。長方形的空間有著八角形聖堂,一大一小的尖塔與聖水池宣示出教堂建築。教堂內仍一樣貼春聯,設神位,擺香爐。神父告訴我們,是順應民情。由於教堂裡面不准拍照,所以,也只能拍下外觀的建築而已。


 



 


接著我們一行人三部車,去吃當地最有名的小腳腿羊肉,生意實在真好。反正這次大家山都不爬了,變成台南美食文化團。


 



 


接著我們來到了白河採蓮藕,這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不同顏色的蓮花,有黃的、紫的、紅的….煞是美麗。


 




 


田埂的另一頭,則是遍地的各種不同的顏色的波斯菊,一片花海。


 




 


第一次看到是如何採蓮藕,有全家出動,有夫妻檔,有阿公、有阿嬤、有青年等等。


 



 


其中有一位阿嬤,專注認真的工作,讓我感到心頭一陣陣的刺痛與感動。那種「刺痛」,是不捨、是不忍、是疼惜,是…..,是好複雜矛盾的痛。


 



 


那種「感動」是對生命、對黃昏、對執著、對認真…..的感動。這位阿嬤,根本無視於我的存在,我遠距離拍攝,近距離拍攝。彷彿我是一個隠形人,根本不存在。她一樣認真地在她的世界裡,私亳不受外界的干擾。


 



 


而其中有一位阿公,穿著一件外套上有四個大字 -- 「耶穌愛你」。嗯,我知道,「神愛世人」。


 



 


今晚要住阿喜家,阿喜的媽媽帶著我們這群浩浩盪盪的人,去吃當地有名的鵝肉麵。感謝阿喜的媽媽。由於我這趟南下,是為了見小蚊子的爸爸,和抱抱段爸。因為我真的好久好久沒有抱到爸爸的感覺。段爸是一位很典型的農家人。被我這一抱,臉紅了。


 



 


我開玩笑說:「小蚊子,自從你媽媽過世後,你爸爸守身如玉將近二十年,卻被我抱走了,一世英名就這樣毀了。」其實,我知道,段爸很喜歡我,因為我實在太耍寶了,把段爸逗笑,我就會想到小時候,把我老爸逗笑的情景。加上小芳、阿信、小蚊子、阿喜、素茹…..這幾個搞笑人物,把段爸逗得很開心。而我那口不流暢的台語,段爸爸竟然有些聽不懂,還被大家笑,我台語要重修了。小蚊子,告訴我,所有南下的伙伴們,段爸只記得我。呵呵……謝謝段爸爸。


 




 


今晚我和小芳、Amy 睡阿喜的房間,有阿喜小時候的照片和唸交通大學時的獎牌。小芳開玩笑說:「小毛,我把我的第一次獻給你,我從來沒有跟你睡過。」我又一陣笑聲。茹跑來我們的房間哈拉……,我真的好喜歡她,她在工研院上班,跟小傑同部門。她,實在好可愛,我常常被她逗到笑到不行。那晚的情景,又浮現在腦海中,我竊笑良久。感謝這群可愛有趣的女人。女人,可愛在那裡?那份「貼心的心」,謝謝妳們,我看到了,也感受到了。也謝謝你們大家為我準備的生曰蛋糕,雖然已過好幾個月。但,小毛,都沒有忘記,都記得你們對我的好。也謝謝阿喜把他的房間讓出來給我們睡。


 



 


1220第二天 (星期日)


第二天,第一場好戲,是要去搶燒餅。這還是我第一次看到,買早餐,不僅要排隊,還要用搶的。台南縣,真是什麼吃的,都是客滿,都是搶、等。我真不知,要從何下手?


 



 


接著我們去探訪台南西拉雅族部落、吉貝耍文化。吉貝耍在荷西時期已有街道規劃,甚至有水井。此地在乾隆末期形成村落,早先是獵場,有很重要的河道。我們在吉貝耍文史工作室的段洪坤老師的解說帶領之下,不僅了解了西拉雅文化的民情風俗,同時也在這小鎮感受到純樸的農村生活。


 



 


「吉貝耍」是東河村的古地名,隸屬於台南縣東山鄉行政管轄。吉貝耍是平埔族後裔屬於西拉雅族蕭壟社群之一。


 



 


我們走到了「大公廨」,這是吉貝耍的信仰中心,供奉「尪祖」「阿立母」祀壺於內,祭拜阿立母最高敬意的祭品為檳榔和米酒,入公廨內須脫鞋子並不得任意碰觸任何祭壇擺設,村民所祭拜的是壺體內無形的祖靈神明力量,壺體只是信仰表徵、裝水容器,並非代表神體也並非「拜壺」。


 




 


接著我們來到了段氏古厝。段氏古厝建於日據昭和五年,迄今七十餘年。當初是由段家八房的大房子孫段蒼先生所建造,建材全由大陸福州船運來月津港 (今台南縣鹽水鎮) 再由月津港以牛車一車一車回吉貝耍。


 



 


我走到一間連棟的房子,我看見牆壁上貼著一張東山鄉長的祝賀金榜名單。我開玩笑的問小蚊子和阿喜,當初你們考上交通大學時,有沒有這樣的祝詞,全村都來祝賀道喜,小蚊子說:「沒有啦!你不要鬧我了啦!我們很低調。」呵呵…..這次小芳口下留情,沒有戲弄他一下,要不然蚊子真的沒有地方逃了。


 




 



走在這小鎮上,感覺時間都變緩慢了。有一個很慈祥的阿婆,看到我們一直對著我們笑。她採了一種植物送給 Amy,且掛在Amy 的胸膛,也給了我。她說:這種植物是保平安的。我和Amy 歡喜的一直感謝好心的阿婆。歲月痕跡刻劃在阿婆的臉上,我和 Amy 忍不住抱抱阿婆,並向阿婆九十度的鞠躬。「阿婆,多謝你。」那是一種真情流露。阿婆拍拍我的背肩說:「乖查母囡兒..。」我看到 Amy 的眼眶中閃著淚水,我知道她為什麼會有淚光。因為那是一種感動,一種對生命的心疼。阿婆妳一定要建健康康,妳一定要快快樂樂。


 







 



阿源的妺妹,唸的是植物系,她發現了一種植物,裡面的種子,有一個「心」形,她說,可以用這種種子,放在一個吊飾瓶子,就很美了。嗯,很有創意!可以送給心愛的人99顆心,喻為「心與你久久」。這種植物名稱「倒地鈴」,是一種無患子科的植物。它的果實形態彷如氣球(就是段爸爸下面那張相片),在日本又被稱為「風船蔓」,倒地鈴有蔓藤植物的特質。



 



 


結束了,又要吃了,聽說這是有名的魚頭火鍋。我們又去買東山鴨頭,又跑去小蚊子的姑姑家田裡,摘小蕃茄。程又去聖保羅烘培花園買蛋糕,這群人,真是愛吃,這團人,真是美食兼靡爛團。每一個人都是大包小包滿載回新竹。下次還是請阿信帶我們去爬山好了,要不然這樣吃下去,真的每一個人都胖嘟嘟回來了。


 



 


這趟的台南行,我除了感謝,仍是感謝。早在我還沒有回台灣,他們都在為我安排行程和接風,因為我「最大尾」。你們對我的好,我會記得;你們給我的祝福,我會帶到美國。小毛,真的真的謝謝你們!期待下次我回國的高雄愛河、西子灣,你們承諾小毛的,不可以先偷跑,,要等我喔!


 




 


後記註明:


同時在此也恭禧阿謙拿到交大博士,也獲得美人心,真是雙喜臨門,這是我們這群的大事。小毛,遠在異國,祝福你們這對新人。五月訂婚和六月結婚喜酒,大家都要幫我吃一份。最想的事,還是想拍新郎官和新娘子!阿信,順子,茹、阿喜…..你們要認真拍哦!這是他們的大事,也是我們的大事,全部總動員,我卻缺席,真是在異國搥心肝!阿謙、小芳芳,祝福你們!嗯,新郎官一定很帥;新娘子,一定很美。


 






    全站熱搜

    小毛 - C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