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時間是98日星期二的下午3:00,我要帶來自台灣的三位好友Scott、郭大俠、薔格格和一位來自紐約的 Linda,再一探Sawtooth Range Goat Lake 和 Stanley Lake


 



 


由於早上我無法請假,所以只能下午2:00趕回來準備東西出發,再探史坦雷湖 Stanley Lake 6513f t ( 1986m ) 和山羊湖 Goat Lake 8225ft ( 2507m )。 六月十三日 曾去爬過,但當時湖面結冰,白雪覆蓋。我對自己許下諾言,告訴我自己:「我會再來看你,見你。當雪溶化時,你將又是另外一種不同的風貌呈現在我面前,我一定會再來的,你等著我吧!」


 



 



這是 6 13 當天湖面結冰,白雪覆蓋的山羊湖 Goat Lake 的景色。與 9 9 這天的湛藍清澈的湖面,是呈現不同的景觀。


 




 


結果我真的又來了,且帶著我一群來自台灣和New York 的好友們來看我心目中的「他」-- 山羊湖 Goat Lake 8225f t ( 2507m )


 




 


我們下午3:00出發,一樣的從 Hwy 21 開去,一樣的河流,一樣的景色,一樣的青青草原,只是不一樣的人兒而已郭大俠、薔格格、ScottLinda、小毛共五人。


 



 


直接開往 Stanley Lake 的營地,營地已經全滿了,感謝老天的厚愛,營地剛好只剩一個。


 





 


我走到 Stanley Lake  的湖畔邊,遠方的山峰 McCown Peak 倒映在  Stanley Lake  的湖面,一樣的湖光山色,一樣的美麗景色。只是少了五月來時的白雪覆蓋山頭。


 



 


走回營地,紮起營帳來,也準備著豐盛的晚餐。我的心情是很開心,只是這陣子太忙了,加上有點感冒,又要開車,昨夜睡沙發睡的不是很好,且明天一早又要爬高難度的一路陡峭的大岩石山徑上山羊湖 Goat Lake,且是由我帶路。


 



 


所以,我決定自己一人睡車上,好好靜一靜,不跟他們一起睡營帳,明天是個挑戰的一天,除了體力,還要考驗耐力的,加上回程我又要開很長的山路和夜路趕回Boise,因為第二天我無法請假,山路只有我熟,且他們又再適應時差。所以,我一定保留體力。


哇勒!卻造成大家說話了…..


Scott 說:「小毛,愈來愈孤癖了。」


Linda 說:「小毛,跟以前不一樣了。」


薔薔說:「小毛,愈來愈有疏離感了。」


小郭說:「我們要把以前的小毛找回來。」


我親愛的朋友們,實因我這陣子太忙太累了,有點力不從心,加上計劃永遠趕不上變化,我竟然無法請太多假,加上又感冒,我需要好好自己一個人靜靜沉澱休息充電。明天又是一個大考驗,一路陡峭上山。


 



 


我的身體是處於最差的情況下,因為我生病了,前一夜睡沙發,感冒又加重,雖然我吃了藥,但,我頭仍昏昏的。在此向你們說明,小毛生病了。我沒有變,我只是變得比較安靜而已,我怕感冒也會傳染給你們,所以,我堅持選擇自己一個人睡車上,且我不能多說話,多說話會消耗我的體力,我喉嚨也需要讓它好好休息。


 




 


我仍堅持自己一個人睡車上,夜晚的 Stanley Lake 真的好寧靜!跟我五月來時不一樣,五月的那天的晚上雨下的很大很大。但,今夜滿天星星,今夜我一定要入睡。


 



 


第二天99,我推開車門,自行一人往湖邊走去。清晨的 Stanley Lake 仍是跟我之前來時一樣美,雲霧繚繞在遠處的山頭,湖光倒影的晨景、晶瑩剔透的水珠、氤氳迷濛的霧氣,一樣不變的清晨的 Stanley Lake。嗯!我喜歡這樣寧靜的美景。


 



 


郭大俠和 Scott 也在另一頭拍攝這美麗的晨景。而Linda、薔薔則靜靜在湖畔邊凝望著遠處層層的山頭,和這迷濛的晨霧,我心裡知道,他們心裡一定有所感動,此時此刻,不需要太多的言語,只要「沉靜」在這一片寧靜裡,就是「一種幸福」了。


 




 


我要讓他們知道,為什麼我會愛上愛達荷的高山、森林、湖泊、溪流。我把我的感動與這群來自家鄉的好友們分享。他們就能了解為什麼?我會迷戀愛上愛達荷 Idaho 的高山、湖泊、森林、溪流等等


 

 



 


我說過,與山的痴情相戀,已到了不可自拔的地步。我是如此的愛他無怨無悔、永恒不變。體內的多巴胺 Dopamine 在運作,我像被下「蠱」了一樣,就是愛他、愛他、愛他……。愛他,是沒有理由的。不是嗎?


 




 


吃完簡易的早餐和收起營帳,我們再往今天的目的地,一樣的Iron Creek 的登山口,我已經來了三次了。


 



 


進入森林,仍是一樣高聳的樹林,


 



 


一樣山徑旁的淙淙溪流,


 



 


一樣的樹幹獨木橋,


 



 


一樣的陡峭的岩石山坡,


 




 


遠方的鋸齒山脈 Sawtooth Range  仍是一路伴我們行。


 



 


接下來,是真正挑戰體力的山徑,一路陡峭在一個個比人還大的大岩石上攀爬,我們這五個人,只有我一個人爬過,且當時六月來探路時,是下著濛濛細雨,是白雪覆蓋,路跡又不明,我憑著當時的記憶,一路尋找不明的山徑路跡。


 




 



這是 6 13 當天爬在白雪覆蓋,且下著濛濛細雨,路跡又不明一路陡峭的一個個比人還大的岩石堆上,與 9 9 這天的天氣晴朗的景色不一樣。


 




 


我們這群裡全都是身經百戰爬山的人,只有從紐約來的 Linda 沒有爬過高山的經驗,她很勇敢,也很棒。一路跟隨著我們的步伐,一步一腳印跟著我們。沒有任何的怨言,也沒有任何的哀嚎,表現出一位女性堅忍的韌性,以及女工程師的特質,能柔能剛。她服務於美國交通部,我為她拍拍手 --- Linda,你很棒!


 



 


鋸齒山脈 Sawtooth Range 高聳崢嶸且陡峭排列呈現在我們眼前,一樣伴著我們一路行。終於看到了山羊瀑布Goat Fall,看到Goat Fall,我知道山羊湖Goat Lake 不遠了。


 



 


薔薔站在瀑布的斷崖邊,靜靜聆聽瀑布的「隆、隆」聲,以及眺望遠方的山頭。我拍下她的身影來襯托大自然的雄偉廣濶壯麗,身為「人」是多麼渺小、脆弱、無助….有一句話:「天很大,地很廣,人很小」,就這短短的九個字,會領悟許多的人生哲理。只是看似簡單的字裡,卻有很深的含意,端看每個人如何去詮釋。


 



 


經千辛萬苦的跋涉,我們一行五人終於來到這個冰河湖泊 - 山羊湖Goat Lake 8225f t ( 2507m )。真的,他又呈現不同的風貌在我面前。湖水清澈如一面明鏡,陽光灑落在湖面上的波光,點點如同星光閃爍在湖面上,煞是美麗!


 



 


Linda 和薔薔像個小孩似,在湖畔的大石頭上坐著,且脫下了她們的登山鞋,感受這高山冰河湖的水,以及溫暖的陽光。我把鏡頭拉近,從鏡頭裡,我看見她們,正沉靜在這寧靜的湖光山色裡。


 




 


我把鏡頭往另一個方向去,郭大俠站在湖的另一個山腰,他佇立著凝望著整個Goat Lake湖面,以他所學的地質,我相信,他一定有所感動。人,一定要有所「感動」,如果沒有「感動」,就枉為「人」了。


 




 


我再把鏡頭往另一個方向去,Scott 自己一個人坐在另一邊的大石頭上,我知道,他正思考著他的人生方向,該如何走下一步?希望這寧靜的高山冰河湖,可以給他們找到他們自己要的的答案和方向。我想,我這個做朋友的,也值得了。有時朋友與朋友之間,是不需有太多的言語,也許如白居易的《琵琶行》裡的一句話:「此時無聲勝有聲


 




 


那我呢?我在那裡?我一樣仍是「以天為帳,以地為床。」的閉上眼睛躺在湖畔的一大石頭上,享受著我與天,與地,與風,與雲、與陽光的對話。


 



 


人活著,有時必須讓自己停留在時間停止的境界。我想,有時你才會找到許多以前,你自己所未曾看到的內心深處的「自己」 ----- 「一個人跟自己獨處,會拉出內在無限空間的」。


 




 


時間一分一秒的飛逝。嗯,是該起程了,「人生,無不散的宴席」。回程,也一樣經過一個個比我還大的陡下的大石頭。在回程的途中,我頻頻回頭,揮揮手,這一別不知何時會再來探訪「你」了。


 




 


「再見了,山羊湖 Goat Lake,我會帶著 六月十三日 以及這次,你所帶給我的美好記憶回去,且深藏在我心中,謝謝你!」


 



 


一路上,仍是拍著不少的高山野花,經過了影光的樹林子。


 



 


我拍下了 Scott 獨自一人走在前方的背影,我又想起龍應台的「目送」--- 有些路啊,只能自己一個人走。我慢慢地、慢慢地瞭解到,所謂父母、子女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


 




 


也又想起朱自清的「背影」--- 我看見他戴著黑布小帽,穿著黑布大馬褂,深青布棉袍,蹣跚地走到鐵道邊,慢慢探身下去,尚不太難。可是他穿過鐵道,要爬上那邊月台,就不容易了。他用兩手攀著上面,兩腳再向上縮;他肥胖的身子向左微傾,顯出努力的樣子。這時我看見他的背影,我的淚很快地流下來了。我趕緊拭乾了淚,怕他看見,也怕別人看見


 




 


我想不僅父母、子女、夫妻、情人、兄弟、姐妹、甚至朋友,總有一天,我們都要目送他們的背影離開這世間的。相對地,也有一天他們也要目送著我們的背影離開這人間的。這就是「人生」,人一生中,一定要面對的問題。所以,有些路,自己要好好的獨行走這一段人生路,我們大家都要為自己加油,為自己打氣。


 



 


 



回到 Iron Creek 登山口,已是晚上 8:00 多了,要趕回 Boise,開夜路,又是崎嶇的山路,前不著村後不著店,這漫漫的黑夜山路,就只有我們這一部車。 Scott 先開,只是他們都還在適應時差,且又爬了挑戰陡峭的山,山路他又不熟,開了一段,由我開,我開到眼睛又酸又痛又累,我終於能體會為什麼當初在歐洲 Jackie 開了 1,700 公里的車程,眼淚會一直流下來,實是太酸痛太累。在漫漫黑夜崎嶇的山路,必須專注,我眼睛一直流眼淚(不是哭,是又酸又痛又累),這還是我有生以來第一次開車太累一直流眼淚。我心裡一直告訴我自己,我一定要小心開,因為有五條命在我手上。


 




 

回到 Boise,已是夜深了,我是真的累了,開長途夜車,加上又剛爬完陡峭的山下來,真的辛苦我了,今夜要好好休息。也結束有朋自遠方來的第一站的探險。


小毛 美國愛達荷 零度的深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小毛 - Candy 的頭像
小毛 - Candy

追風的女兒

小毛 - C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