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天,是個人人都喊熱的月份。我們一行 9 人,決定往深山裡去,老中 4 老美 5


 




有朋自故鄉台灣來,於是我決定和美國的好友一起帶他們走入愛達荷的深山三天二夜,去探尋那一個個美麗的高山湖泊。


 



愛達荷州真是一個自然高山森林的天堂。我何其有幸呀!能在這「天堂」裡探險。


 



雖然有朋友說:「你那裡是荒漠曠野,你不會覺得無聊嗎?」


我說:「不會呀!好山好水好無聊,看你怎麼聊?與天聊,與地聊,與山聊,與溪聊….


 



除了台灣,愛達荷像我第二個家鄉一樣,有一天當我離開這裡時,我一樣會懷念這裡的高山、森林、湖泊、溪流….


如果台灣是我的最愛,這裡就是我的鍾愛。


 



開車往北的 McCall 方向的深山去了,要探訪深藏在高山荒野森林裡的 Boulder Lake ( 6973ft)Summit Lake ( 7555ft) Rapid Lake ( 7238ft ),同時要攻上Buckhorn Peak ( 8457ft)。我們一行9到逹了登山口,大伙兒,背起自己的行囊,開心的往深山去了。出發了!

 



走入森林,

 



走過溪流,


 



走上高處,


 



一群快樂的伙伴們,帶著一顆喜悅的心,笑容滿臉的知足。


 



一起向前走,走向我們未知的生命高峰。


 




山旅中,有伙伴的相陪相伴,為這山旅歲月增添了不少樂趣。


 



同時沿路山徑的奇岩怪石,也讓我們感受到大自然的藝術之作。


 



也許太久沒有背重裝,尤其是第一天,大伙兒有點辛苦。

 



這些老美好友們,個個能背能走,體力真是好。


 




  於是兵分兩路Stu 先帶領健腳的伙伴 Jack Jenny Barb 先到 Boulder Lake 先找營地。


 



AlvenaNancyMaryJimmy 則一路陪著我慢慢走,且都互相鼓勵打氣著。

Alvena 是植物高手,每看到一種高山植物或花,都會告訴我們,且把它們拍下來。


 



Mary 指向遠方仍有白雪的山頭,告訴我,


明天我們要往那個山頭去探 Summit Lake ( 7555ft ) Rapid Lake ( 7238ft ) 另外的二個高山湖泊。


 



美國的登山和台灣的登山是不一樣。

次的背負重裝登山,是台灣好友們第一次踏入美國境土,也是第一次在美國登高山。


 




七月天,山上還有白雪,不管是老中或老美的伙伴們,大家發揮了互助團隊的精神。


同時也學習真正美國朋友們對高山環保的觀念。不僅讓我,也讓台灣的朋友們,學習真正的「無痕山林」。


 



太久沒有背重裝,帳篷、睡袋等。感謝美國好友三位一路相陪相伴,發揮了人類愛。美國朋友們,個個都是登山高手,能背能走,他們對自然的珍惜愛護,讓我們感動。


 



看到一家美國登山家庭,哥哥8歲,而這小男孩才4在美國不管是小孩或狗都要自己背自己的裝備這是不同東方教育方式的這小孩們真是幸福,可以跟隨父母走向大自然。大自然是個良師,是訓練孩子們如何堅持到底的精神,如何面對失敗,如何生存,且如何與大自然和平相處的寶。



 



終於我們走到第一個高山湖泊 – Boulder Lake 6973f t 的營地,今晚要在此紮營。


 



這裡面是什麼? 是我們的食物, 我們必須把所有的食物吊掛高高上因為要小心熊或野生動物所以這些食物要分散離我們的營地遠一些


 


高山上的雪溶化,由高往低處流,如同一條清澈的溪流,我走到這裡取水,


我靜靜地聽著這溪水,像一首情歌,注入我心坎裡。


 



溪流很急,也很冰,也很凍,仍有殘雪。這裡才海拔6973ft,就有殘雪,


那明天要攻上 Buckhorn Peak ( 8457f t) 的山徑,雪一定更多。



 





夜晚的 Boulder Lake 6973ft 湖畔很寧靜,我自己一人走向森林裡,


 



望向遠處仍覆蓋著白雪的山頭,我就這樣靜靜地遙望著。


此刻,我想起你,你在「天堂」好嗎?


 



第二天雖是輕裝,卻也是最累的一天,我們要登山Summit Lake ( 7555f t) Rapid Lake ( 7238f t)且要攻上 Buckhorn Peak ( 8457f t),有些山徑是一路陡上上去。


 



一行人往我們的高山目標前進。


 




七月天,仍還是殘雪,愈往高處爬,積雪愈多,有些伙伴還滑倒。


 



走過高山青青草原。


 



Summit Lake 好美,在一片翠錄的青青高山草原上。

白雪點綴在山頭上,與藍天白雲,與伙伴們構成一幅高山美景。


 



接下我們要攻上陡峭的 Buckhorn Peak ( 8457f t),有些伙伴體力不行,留在 Summit Lake 等我們,體力好的繼續往上要攻上 Buckhorn Peak

 



我們一伙人努力用自己的腳步爬上那藍色天際。


 



山頭的白雪愈來愈多,雪也愈來愈厚了。


 



加油呀!Nancy,快跟上。


 



看到這陽光下的白雪,大伙兒忍不住玩起雪來了。


打雪仗,Mary 綁著大塑膠袋在身上,就一路給它滑下去,再爬起來。


 




我也站在高處,耍寶打一套太級,吸取這天地精華之「氣」。


站在這裡,離「天」近了!



 



時間愈來愈晚了,我只攻上稜線上,坐在稜線上休息吃午餐。山,一層層的都在我們眼底下,再往更遠處看去,Buckhorn Peak 就在前方,但我們要放棄了。因為時間來不及,有伙伴還在 Summit Lake 等我們,且我們還要去 Rapid Lake ,再撤退回到我們紮營的 Boulder Lake。嗯,沒關係 山,永遠都在。  


 





伙伴們在我的鏡頭下,像一隻隻爬行的小螞蟻一樣,往另一個山頭去。


我們要越過那山頭,去探另一個高山湖泊 Rapid Lake



 



Boulder Lake Summit Lake 在我們的視線下漸行漸遠了。


 




終於走到了 Rapid Lake,實在太累了。Mary 脫下衣服,穿著三點式和 Stu 穿泳褲二個則跑去湖裡游泳,這湖水可是很冰的。


我仍是雙手交叉當枕,「以天為帳,以地為床。」就給它躺平了,一陣風吹來,我意識漸漸模糊了....。


 


 



人生,許多事是可遇不可求,每一個人尋的夢不同,台灣好友告訴我:「謝謝小毛讓我夢成真。」


 



踏出台灣,來到美國,來到這個荒漠高山森林的自然天堂,也許沒有美食?沒有都會的霓虹燈?沒有光鮮亮麗的世界?


但,有的是上帝賜給我們的美麗高山、森林、溪流、白雪......美景。那是不同於台灣的美景。


 



同時也有美國朋友的情誼,我想這趟美國高山之旅,就值得人生回味了,


因為你永遠都不知下一次是否還會再踏上這自然天堂的愛達荷州????


 




錯過了這次,永遠都不知的?


(這是第三天 Nancy 下山膝蓋痛,我陪著她慢慢走,第一天的上山,是伙伴們陪著我,喜歡伙伴彼此之間的互助情誼。)


 



 


活在當下!


 



活著,真好,也真幸福。




後記註明:


以上照片有些是用小DC拍的,拍攝的不好,實在背重裝有點無法同時一心二用,要專心行走。這是有朋自故鄉來的第一站。 







全站熱搜

小毛 - C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