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一無所有

 

其實你是擁有了一切

 

因為你獲得了去做任何事

 

且無須畏懼失去任何東西的自由

 

 

 

If you have nothing, then you have everything,

 

because you have the freedom to do anything,

 

without the fear of losing something.

 

                                                       ~ Jarod Kintz

 

 

 



我回來了,在聖誕夜的前幾天,回到家鄉我最愛最愛的霞喀羅古道!

 

 

 

 

 

 

20121221,馬雅曆法中預言,

 

地球、世界和人類社會在 2012 12 21 前後數天內將會發生全球性的災難性變化,也就是「世界未日」。

 

 

 

 

 

 

世界末日的最後一刻 – 2012 12 21 指針指向深夜與凌晨。

 

世界末日的重生日 – 2012 12 22 日星期六

 

 

 

 

 

 

那請問我人在那裡呢?我在我最愛最愛最愛的霞喀羅古道。

 

世界末日的深夜凌晨我在打包。世界末日的第二天清晨5: 55am,出發往新竹後山的尖石養老開去。

 

我選擇了5:55出發。555,這也是我家的門牌號碼,我總是說無憂無慮無煩惱!

 

清晨一早,我車子開往園區與伙伴們會合。

 

 

 

 

 

 

天氣下著霪霪細雨,寒流來襲,但是我心中是篤定,也是溫暖的,因為我知道「世界末日」之後就是「重生日」。

 

我沒有懼怕,也沒有擔心,如同往日作息一樣,且前往我最愛最愛的古道 -- 霞喀羅古道。

 

 

 

 

 

 

每年我回台灣,我一定會來看她。2012 年的重生日 12 22 ,我選在我最愛的古道。

 

 

 

 

 

 

嗯,寒流來,很冷?清晨的新竹風呼嘯著,下著霪霪細雨。

 

氣象預報溫度會下降到攝氏12度,對我來說,這種溫度是最舒服的,我已適應了美國冰天雪地攝氏零下好幾度的溫度了。

 

伙伴擔心著,我說:「放心,相信我,相信天父,過了一個海拔高度,太陽就會出來了。我很了解這裡的地形和天氣變化。」

 

 

 

 

 

 

來到秀巒檢查哨,警員告訴我們古道坍塌,要小心,注意安全,同時也貼著告示,感謝好心的原住民警員先生

 

台灣真的寒冬了,楓紅為大地點綴著紅。而美國的寒冬,卻是冰天雪地一片的雪國世界。

 

 

 

 

伙伴下切,一涓美麗動人如同絲綢的瀑布,在遠處一樣迷人著。

 

 

 

 

 

 

整修過後的古道,我沒有來過。在世界末日的第二天,我回到台灣,再來看妳一次,

 

看看妳的容顏是否依然美麗?我一直存在內心深處裡的荒煙漫草古道?

 

 

 

 

 

 



 

 

 

薩克亞金溪仍一樣美,靜靜地躺在大地,唱著那一首首唱不完的情歌一樣,注入我心底。

 

 

 



整修後在霪霪細雨中的木棧橋,對我來說一樣美,只是少了那一味了,那歷史古老的淒涼孤獨之美。

 

 



 

我一個人選擇離開伙伴們,靜靜地走在滿地楓紅的落葉古道上,我享受一個人的樂趣。

 

伙伴們在我後方很遠的地方,我看不到他們,他們也看不到我。

 

 

 



我又聽到風聲了,不同的風切聲,長音、短音交錯著,我聽到「風之頌」在耳畔邊響起了。嗯,我真的聽到了。

 

 

 



光,在竹林裡,也呈現著不同的深、淺、黑、明的光之影。

 

 



 

有些古道,真的應該遺留在那孤獨的過去。

 

 

 

 

真的,有些古道並不適合世俗的親山親水或生態旅遊,應該讓她靜靜地留在那古老的時光隧道歲月!

 

 

 



伙伴們享受著古道任何的一草一木一花一樹,努力且認真拍下這美景。

 

 

 

 

有時你會是拍攝者,有時你又會被拍攝者,每一個人都是自己生命中的主角。每一個人都是上帝派到人間的天使。

 

 

 

 

每一個人都是森林裡的小精靈,你是,我也是,我們有緣才會相識相遇,感恩上帝!也感謝上帝﹗

 

 

 

 

在這裡,放「慢」、放「空」、放「心」、放「下」….,才可以感受那古道的幽靜與靈悸。

 

她沒有美國的滿地楓紅地毯大地之美,雖只有一片楓紅,卻有那一份深深的情在心底,扣人心弦良久。

 

 


 

 

而那木棧橋上的一個個結,是接連起木棧,讓我們走的更平順。

但心中的千千結,可一定要解開,否則是苦了自己,也給自己找困擾。

 

天底下沒有解決不了的事,只有解不開的結。

 

 


 

 

 

 

一連好幾週的下雨,古道的路坍塌了,不管是從清泉或養老方向。

 

由於有些公司和學校調班調課,所以山徑沒有多少人。我喜歡!

 

 

 

 

 

古道的山徑濕滑,伙伴們和我必須雙手小心攀爬著。嗯,沒關係,慢慢來,小心安全最重要。

 

 

 

 

 

 

 

雖然很疲憊,我也才上吐下瀉好兩天之後來,但是我的心靈卻是幸福滿滿的。

 

因為我又來到我最愛的古道,且是世界末日的第二天 --- 重生日。

 

我想,我真的「重生」了,天父知道我說什麼,再活一次是喜悅的。感謝天父!

 

 

 

 

雖然很疲憊,我是在所謂1221世界末日晚上9:30pm 機動性決定上山,

 

感謝伙伴的陪同,也感謝伙伴的扶持與照顧。讓我體力不佳狀況下,完成且走到白石吊橋和白石駐在所。

 

 

 

 


 



白石吊橋,我走在白石吊橋上,

 

風又吹起了,我閉上眼睛,感受「風」在我耳畔呢喃著,

 

如同千軍萬馬奔騰著、嘶嚎著。

 

嗯,我知道,風一直都在,你也一直都在的。

 

 

 

 

我凝望著遠方層層的山巒,俯視著薩克亞金溪。

 

山,一樣在那裡,屹立不搖;溪,一樣潺潺流著,柔情似水。

 

唱著一首永遠唱不完的千年不變的情歌。

 

 


 

 

 

白石駐在所已經整修好了,也喚然一新。方便了許多的登山客,卻也造成的許多的垃圾和木樹燃燒後的不堪灰燼。

 

也許我心中隠隠作痛,但我也必須面對事實。

 

霞喀羅古道,真的少了一味了;無情的斬斷與過去歷史情愫的聯結

 

 

 



如果每一根木棧代表著一世,今生,前世,生生世世,

 

人與人的相識緣份,是否牽連著前世今生?

 

也許我們是一家人?也許我們是兄弟?也許我們是姐妹?也許我們是情侶?也或許我們是某種生物?沒有人知道?

 

 

 

 

不管前世今生,山一樣在,水一樣流;我們都一定會死,也都一定會見面,在另一個時空世界。

 

 

 

 

寒冬古道上的一片楓紅,也訴說著千年不變,塵封已久的古老情。

 



晚風殘霧,冬雨夜露,

 

腳步聲在黑暗的山徑,沙沙聲急速著奔走著。

 

 

 

 

風,一樣仍吹著,吹過我的身、心、靈,

 

也吹在這幽靜歲月流光裡的古老古道!

 

 

 

 

 

 

 

 

後記註明:

 

霞喀羅古道,真的變了,多了一點世俗的味了?我曾經從清泉入,養老出,走完全程22公里。這次只從養老入,走到白石駐在所11.8K 處,來回也有20公里,回到養老登山口也已快8:00pm,我手握著方向盤,開在黑夜的山路上,我的肉體是有點疲憊,我的心情是有點複雜的,因為我知道,霞喀羅古道真的少了一味了!

 

最後巡禮 霞喀羅古道全程22公里()

 

http://winddaughter.pixnet.net/blog/post/260513828

 

 

 



不管如何,我仍感謝伙伴的相扶相助,黑夜裡的腿,也許大病剛好,又走那麼長的山徑,竟然抽筋,無法再開車,感謝伙伴接手開著。車上放著大自然天籟音樂,我的思緒腦海,還停留在那我最愛的古道裡,我意識愈來愈模糊了….嗯,我知道,我要入夢境了…。

 

 

小毛 2012年世界末日後第三天 平安聖誕夜



 



 

全站熱搜

小毛 - C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