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父親在五月十九日去世,加上自己五月三十一日傍晚騎機車六點多在園區兆豐和管理局十字路口出了一場車禍,造成椎嚴重骨折,我整整休息了快三個月。在這三個月裡,我面臨了親人的驟逝,面臨了身心的痛苦,一時之間,我無法接受,我感到對父親的愧疚自責、感到身心的悲慟,我躺在床上,無法動彈,想著父親,想著自己的身體,今後,我還能爬山嗎?我還能再見到爸爸嗎?我的心情跌落到谷底。每當夜深人靜時,我更思念父親,加上身體的痛,那種你腦神經非常清楚,但是卻無法動彈的痛楚,常常眾人皆睡,唯我獨醒。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所謂的「失眠」現象?我心中一直祈禱著,聖經詩篇裡有一段話:

 

 



I cried out to God for help;

 

I cried out to God to hear me.

 

When I was in distress, I sought the Lord;

 

At night I stretched out untiring hands and my soul refused to be comforted.

 

I remembered you. O God, and I groaned; I mused, and my spirit grew faint.

 

You kept my eyes from closing;

 

I was too troubled to speak.

 

I thought about the former days, the years of long ago;

 

I remembered my songs in the night.

 

My heart mused and my spirit inquired;

 

Will the Lord reject foreve r

 

Will he never show his favor again

 

Has his unfailing love vanished forever

 

Has his promise failed for all time

 

Has God forgotten to be merciful

 

Has he in anger withheld his compassion

 

 


 

我一直祈禱著,我告訴我自己,我不可以這樣的,我不可以失去信心,不可以放棄,我是幸運的,因為我還活著,活著,就有希望。我是幸福的,因為,還有比我更不幸的人。我經過了幾次的鬼門關搶救回來,怎能為這一次而氣餒!我是非常非常幸運的,如果車禍當時,對方沒有馬上緊急煞車,我早就被輾過。我活著,就有希望。所以,為了思念父親,為了紀念父親,我建構了「追風的女兒」這個網站。

 

 

 

我,化悲痛為力量,把對父親的思念寫下來,把身體的不適,都拋到腦後。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復健漸好轉,我可以起來,但是,我無法久躺,無法久坐,無法久站,有時常常一個人枯坐在電腦前到天明。聽著柔美悠揚的旋律,讓自己的腦子,一直空白著好久好久。

 

 

 

在這段做網頁期間,我除了吃飯,睡覺,其餘都在電腦房裡。讓自己沉澱、墮落、冥想、冷靜、重建心靈。然後告訴自己,生活中的創痛和山頂上的暴風雨一樣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不必因此讓它破壞了生活。事實上,我可以利用危機與失望,帶給生活更圓滿的實踐和更大的快樂。當上帝幫你關上一扇門時;祂,一定會幫你開啟另一扇窗的。所以,這個網站,就是上帝幫我開啟的另一扇窗。我仍然告訴我自己,我是幸福的。因為,我有太多太多的愛在人世間享受,有太多太多的經歷在生活中體驗,有太多太多的生命在等待中驚喜。我何其有幸!難到不是嗎?  

 

 

 

在做網頁這段期間,我的心靈成長很多,我的思緒釐清更清楚。我很誠實的面對問題,面對自己。我把自己的悲傷從內心深處釋放出來,讓它們變成字語,然後表達出來。在驚變與震痛後,我知道如何重整我的心情,如何重建我的人生。  

 

 

 

最後,我仍要告訴父親一句話:「爸爸,謝謝你讓我來到這個人世間。」同時,我也向上帝禱告,希望所有世界受難受災的人們都能夠渡過種種危機。不僅是台灣的颱風災民、俄羅斯的人質、尼泊爾的人民 .........................  

 

我祈禱著….  

 

小毛 

 

 

 

後記註明:

 

由於追風的女兒個人網站已經關閉,加上自己時間忙碌,於是改成Blog來紀念父親。且許多的旅遊記事,時間的不允許,所以未再更新。也由於一個因緣際會我又來到歐洲,重新又展開生命中的另一個轉捩的開始,對於歐洲這個充滿藝術、文學、音樂、建築、浪漫、人文等。讓我忍不住的,又開始我的文字記錄。也許也是對父親的一種思念吧﹗也或許心態上,有點想幫父親看看這歐洲美麗的一切。因為父親有繪畫的天份,加上對音樂有獨特的喜愛。我可能遺傳自母親的部份比較多,對大自然、冒險、登山等活動比較濃厚。但,不管如何,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永遠是爸爸和媽媽的女兒,這是永遠都不會改變的。

 

小毛於德國 2008/03/30

 

 





 


 

全站熱搜

小毛 - Cand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